“联合利华可持续行动计划”

旨在

改善健康和生活状况

改善健康和生活状况

温室气体

气候变化带来的潜在威胁非常严峻紧迫,这包括干旱、洪水、农作物歉收、被破坏和流离失所的社区以及受影响的经济体。但是,应对气候变化面临严峻的挑战,同时也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必须采取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也是通过响应我们价值链中的机会来扩大业务的机遇。

我们希望在创造低碳经济的全球运动中发挥作用,到 2030 年,我们将在经营活动中实现“碳益”的同时,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在基于科学的基础上,我们也为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到 2030 年把我们产品生命周期中产生的温室气体对环境的影响减少一半。**

联合利华可持续行动计划的温室气体支柱主要呼应了几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经济适用的清洁能源(SDG 7);气候行动(SDG 13)和陆地生物(SDG 15)

在我们的整个价值链中采取行动

根据“巴黎协议”,近 200 个国家/地区正在推进低碳改革,到 2030 年,为气候智能型投资提供大约 23 万亿美元的投资机会。将当前高碳基础设施转变为低碳基础设施的关键是进行系统改变。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存在于国家、大陆、行业和社会之间的界限处。SDG 17 –促进目标实现的伙伴关系- 对于解锁到其他 16 个 SDG 的进展至关重要。企业、政府和公民都可以发挥作用,但促成系统变化的基础是协作,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将宣传和与其他方合作放在优先位置的原因。

这促使我们致力于整个价值链上的问题,从打击森林砍伐和改善我们农业供应链的碳足迹,到设计更多对环境影响较低的产品供人们在家中使用。

我们 27% 的温室气体足迹来自材料和包装材料的原材料。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在世界的不同地区会有所不同。2018 年的《可持续农业准则》中将推出可持续采购方案,该方案对气候智能型农业的所有方面都提供指导。

我们自己的工厂和生产基地也位于我们的价值链中,它们是我们企业的一部分,我们对其拥有最大的控制权。我们承诺,到 2030 年将在经营活动中实现“碳益”。这意味着我们所需的能源全部来自可再生能源,我们也会直接支持生产超出我们经营活动所需的可再生能源,并将剩余部分分享给我们所运营的市场和社区。

技术和创新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并且在打开低碳经济带来的商机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我们超过 60% 的温室气体足迹发生在消费者在家中使用我们的产品的时候。我们利用我们的知识和资源进行创新和研发,减少温室气体足迹的出现,为人们带来他们喜欢但对环境影响较低的产品。

与气候相关的财务披露工作组(TCFD)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需要更多关于公司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信息,使我们认识到披露与气候相关的风险和机遇的重要性。采用 TCFD 建议可有效利用市场力量,推动资本有效分配,并促进向低碳经济平稳过渡。

在我们的业务范围内,气候变化涉及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广泛的可持续行动计划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在 2017 年年度报表和账目减少环境影响部分,我们整合了与气候相关的披露:温室气体, , 废弃物可持续采购,这些均列于我们的 2017 年可持续行动报表.

我们的途径

我们承诺到 2030 年将我们产品生命周期中产生的温室气体对环境的影响减少一半。这一承诺是以科学为基础的目标,而我们的以科学为基础的碳益目标反过来支持这一目标。这些被定义为“符合保持全球气温升高低于2°C(与工业化前的温度相比)所需的脱碳水平”***是以“巴黎协议”为基础。

为了理解气候变化可能对我们业务造成的财务风险,我们对 2030 年 2°C 和 4°C 全球变暖场景的影响进行了高水平的评估。根据现有的内部和外部数据,我们从这些场景中确定了对联合利华业务的实质性影响。我们根据场景分析的结果,采取行动以应对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的风险;同时,这对于我们的整个价值链,这些变化又能激发潜在的机会,从而让我们受益匪浅。

2°C 场景的主要影响:

  • 由于主要国家引入了碳定价,因此制造成本和原材料(如奶制品成分和包装用金属)的成本都有所增加。
  • 引入零净森林砍伐要求和向可持续农业转变给农业生产带来压力,导致某些原材料的价格提高。

4°C 场景的主要影响:

  • 在一些地区,长期和严重的缺水危险降低了农业生产力,导致原材料价格上升。
  • 极端天气(风暴和洪水)频率的增加导致我们生产和分配网络中断的发生率增加。
  • 温度升高和极端天气事件使经济活动和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减少,从而导致销售水平下降。

场景分析结果证实了进一步工作的重要性,确保我们了解气候变化和我们企业之间的重要依赖关系。确保我们制定了行动计划,协助减少这些风险,并为我们将来的运营环境做好业务准备。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我们采取了一种改变我们自己业务的综合方法,在我们直接控制的领域减少排放量,同时通过集体努力和宣传,协助实现可以创造低碳世界的更广泛的系统变化。我们的工作包括:

我们的承诺

到 2030 年,将我们产品生命周期产生的温室气体对环境的影响减少一半。**

另外,到 2030 年,我们自己的运营将实现碳益,从我们的能源结构中取消化石燃料,全部采用可再生能源。我们也会直接支持生产超出我们所需的可再生能源,并将剩余部分分享给我们所运营的市场和社区。

我们的进展

我们经营活动中每吨产品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 47%,并且我们继续开发排放温室气体较少的产品,但自 2010 年以来,我们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仍然上升了 9%**

同期销售额增长 33.1%,因此可以欣慰地看到我们确实在实现业务增长的同时减少了价值链中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单位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增加主要由于个人护理产品业务,护发和淋浴产品因业务收购而得到拓展。

未来挑战

推动气候行动的动力正在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其决策中考虑碳排放。我们在2016年进行的研究发现,消费者正在越来越多地寻找可持续的公司和产品。我们相信,经济体和社会向低碳模式的转变是可以实现的,但毫无疑问,挑战依然存在。

可用的可再生能源量正在增加,并且成本正在迅速下降。但是,世界上的许多基础设施仍然依赖化石燃料。例如,这意味着用于加热水的电力(包括我们消费者使用的热水)加大了温室气体排放。

我们承诺,到 2030 年将我们产品生命周期产生的温室气体对环境的影响减少一半。因此我们依赖很多外部因素,例如消费者家用电器所用的能源,消费者家用能源的碳强度,以及消费者的行为习惯。

我们认为,碳定价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基本部分,如果不进行碳定价,全球不太可能实现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我们公开支持进行碳定价,并且我们是世界银行主办的联合国全球契约(UNGC)关爱气候运动和碳定价领导联盟的成员。我们已经实施了 UNGC 在碳定价方面的商业领导标准,并于 2018 年将我们的碳的内部价格提高到每吨 40 欧元。

* 2017 年,我们的两个目标得到基于科学的目标倡议 (SBTi) 的批准。2010 年,我们制定了第一个以科学为基础的目标:到 2030 年将我们产品生命周期产生的温室气体对环境的影响减少一半。2015 年,我们引入了第二个以科学为基础的目标:到 2030 年将从可再生资源中采购我们运营活动所需的全部能源。

** 我们以 2010 年的基准线和“单位产品”为基础确定我们的环境保护目标。这是指每件产品的单次使用、比例或服务。

***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第五次评估报告中(IPCC AR5)所述。

由 PwC 独立鉴证


Expand for more on Greenhouse gases
温室气体
我们的承诺

到 2030 年,将产品生命周期内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一半。*

我们的成果

在 2010 - 2017 年期间,单位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了约 9%

我们的观点

与 2008 年相比,我们的工厂在 2017 年生产每吨产品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 47%†。我们还在生产过程中增加了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与 2008 年的 15.8% 相比,2017 年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增加了 33.6%。另外,我们生产经营活动从电力公司购买的能源有 65% 采用可再生能源发电。

自 2010 年推出计划以来,我们了解了我们可以发挥影响力和无法发挥影响力的领域,以及需要其他方采取更广泛行动的领域。能源消耗结构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需要时间,但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有利于到 2030 年将我们产品所产生的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半。

我们已经设立了新目标,即到 2030 年在我们的经营活动中实现“碳益”。这包括到 2030 年从可再生资源中采购我们全部的能源,并将剩余的可再生能源提供给我们所运营的市场和社区。

自 2010 年以来,我们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了 9%*,同期销售额增长 33.1%,因此可以欣慰地看到我们确实在实现业务增长的同时减缓了价值链中温室气体的排放。

单位产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增加主要由于个人护理产品业务,护发和淋浴产品因业务收购而得到拓展。我们价值链所产生的温室气体足迹中超过 60% 来自于消费者对产品的使用(主要来自淋浴水温加热),我们难以影响此方面的足迹。

* 我们以 2010 年的基线和“每个消费者使用”为基础确定我们的环境保护目标。这是指每件产品的单次使用、比例或服务。roduct.

由 PwC 独立鉴证


  • 已经实现的

  • 符合计划的

  • 不符合计划的

  • %

    已达成目标的百分比

Key
  • 已经实现的

    .

  • 符合计划的

    .

  • 不符合计划的

    .

  • %

    已达成目标的百分比

    .

我们的目标

请参阅 独立鉴证 ,详细了解联合利华可持续行动计划中的鉴证项目。

在生产过程中实现碳益

  • 到 2020 年,尽管产品产量会有很大的提高,但我们工厂能源消耗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将低于或保持在 2008 年的水平。

这相当于生产每吨产品的用水量减少了 40%。

与 1995 年的基线比,生产每吨产品的排放量减少 63%,绝对值降低 43%。

2017 年产生的能源消耗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 2008 年降低了 1,218,554吨(每吨产品降低 47% )。

这表示与 1995 年相比,绝对值降低了 69%。


到 2030 年我们将在生产过程中实现“碳益”:


  • 到 2030 年,我们将从可再生资源中采购我们运营**所需的全部能源。

与 2008 年的 15.8% 相比,2017 年可再生能源在我们的生产经营活动所消耗的能源总量中占 33.6%。


  • 到 2020 年,我们将从可再生资源中采购原先向电力公司购买的所有电力。

2017 年,我们生产经营活动从电力公司购买的可再生能源有 65% 采用可再生能源。


  • 到 2020 年,我们将从能源结构中去除煤。

2017 年,我们生产所用能源中有 110 万吉焦来自煤炭。该年我们的生产基地中有 16 处采用煤炭能源。到 2017 年底,此类生产基地减少到 12 处。


  • 为了达成到 2030 年实现碳益的目标,我们旨在直接支持生产超出我们消耗量的更多可再生能源,并将剩余能源提供给我们运营活动所处的市场和社区。

2017 年我们开始发展自己的方法论,并在《2018 年可持续行动报告》中汇报这一目标的达成情况。


  • 所有新建工厂都将以低于 2008 年基准线的一半为目标。

2017 年在土耳其、越南、印度和伊朗的工厂开始投入生产。全面运营后,与具有代表性的 2008 年基准线相比,每个工厂均以低于 2008 年基准线一半为目标。


我们的观点

与 2016 年相比,我们的工厂在 2017 年生产每吨产品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 8.1%,与 2008 年相比则减少了 47%,2016 年提前四年实现目标。2017 年产生的能源消耗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 2008 年基准线降低了 1,218,554 吨。我们仍在不断减少能源的使用量:2017 年生产每吨产品所使用的能源减少了 2.8%,而自 2008 年起已总共减少了 26%。

2015 年我们宣布了一项新的“碳益”目标,替代我们之前设定的到 2020 年实现 40% 的能源采购来自可再生能源。到 2017 年底,我们在五大洲的 36 个国家/地区的 109 家生产基地实现了所有电力均采自经认证的可再生能源。2017 年我们全球能耗有 33.6% 来自可再生能源。

我们如何在经营活动中实现“碳益”

降低洗衣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

重新设定产品配方,到 2012 年减少 15% 的温室气体排放。

到 2012 年底,在销量最高的 14 个国家/地区销售的 95% 以上(按产量计)的洗衣粉产品经过重新配方,减少了 15% 的温室气体排放。

我们将继续通过优化洗衣粉和洗衣胶囊中使用的原材料以及优化生产过程来重新设定配方。


我们的观点

与洗衣粉相比,洗衣液所产生的温室气体足迹更少。我们正通过洗衣液来推动市场的发展:在同时销售洗衣粉、洗衣皂和洗衣液的地区,洗衣液的增长速度更快。

目前,我们销售的许多洗衣液均采用了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浓缩形式。这些洗衣液即使在低温下也能展现出强大的洁净力。我们还增加了洗衣的单位剂量,这意味着消费者不能超过或低于该剂量。

我们将开发去除或减少磷酸盐和沸石(导致温室气体高排放量的主要部分)的低环境影响洗衣粉。我们已经将机洗餐具产品中的磷酸盐全部去除,并且将洗衣粉中磷酸盐的全球使用量减少了 95%,从而将单位产品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 50%。我们正在继续研究未来可能的零磷酸盐产品的技术。

通过创新来减少温室气体

减少运输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

到 2020 年,尽管产品产量会有很大的提高,但我们全球物流网络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将低于或保持在 2010 年的水平。这表示我们的二氧化碳效率将提高 40%。

我们将通过减少卡车公里数、使用低排放量的车辆、利用火车轮船等替代性运输工具、改善公司仓库能源效率等方法实现上述目标。

自 2010 年以来,二氧化碳效率提高了 31%。与 2016 年相比,2017 年二氧化碳效率提高了 6%,绝对值降低了 4%。1


我们的观点

在 2010 - 2017 年期间,二氧化碳效率提高了 31%。我们在一些市场上稳步前进,最大程度提高了二氧化碳效率。

但要实现 2020 年的承诺仍然困难重重。我们决心继续通过建立已经形成的牢固基础来实现这一目标。通过创新和发展自下向上的碳减排项目,我们将分享最佳做法,以确保在运输物流中全面提高效率。

我们正进一步提高使用非道路形式的交通工具(如铁路和水路)来运送货物的比例。对于仍然需要通过道路进行的运输,我们正在探索新技术作为替代燃料,例如液化天然气 (LNG)、电动汽车、温控卡车保温毯技术和氢技术。我们正在与我们的伙伴合作,以加快采用上述技术。

1 2010 年后的累计改进数据来源于 14 个主要国家/地区;年度改进数据来源于 50 多个国家/地区。

减少运输过程中的排放量

减少冰柜的温室气体排放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冰淇淋制造商,我们将加快推出使用气候友好型天然制冷剂(碳氢化合物)的冰柜。在 2010 年 11 月计划启动之际,我们已经采购了 45 万台使用新型制冷剂的冰柜。



  • 到 2015 年,我们会另外采购 85 万台。

2013 年,我们超出了采购 85 万台对气候友好型冰柜的目标,总采购量近 150 万台。

在 2017 年,我们已拥有近 260 万台碳氢化合物冰柜。


我们的观点

与先前使用氢氟碳化物 (HFC) 的冰柜(其全球变暖影响比同等数量的二氧化碳高数千倍)相比,我们使用气候友好型碳氢化合物 (HC) 冰柜导致全球变暖的可能值较低。这些改变让我们的冰柜能效提高了约 10%。到 2017 年底,我们已采购了近 260 万台使用天然制冷剂的冰柜。

我们继续扩大气候友好型 HC 冰柜的使用范围,并进一步提高冰柜的能效。与 2008 年的基线相比,2017 年我们购买冰柜的能效提高了50%,而其中最节能型号的冰柜甚至带来更优的表现。我们致力于研制提高冰柜能效的创新,包括研究使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为冰柜提供动力。

气候友好型冰柜

减少我们的办公室能耗

与 2010 相比,到 2020 年,销量最高的 21 个国家/地区的办公室人均能耗 (kWh) 将减少一半。

自 2010 年以来,人均能耗 (kWh) 减少了 30%。


我们的观点

我们设立了具有挑战性的 2020 年目标:减少我们内部生产基地的能源消耗。2017 年我们购买的能源总量略有增加,内部生产基地的用户数量有所下降。我们不断在内部生产基地开展能效项目,其中许多项目在 2017 年提高了能效水平。

但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数据中心和研发 (R&D) 生产基地的能源需求,这大约占我们购买能源的一半左右。2017 年,我们将两个数据中心的总能源消耗减少了 7%,但由于其他生产基地的能源需求增加,使每位用户的能耗减少量百分比超过了 2016。研发中心试运行的项目更类似于工厂运作,而这些过程的能源需求与所占用的能源无关。

我们继续使用我们的 PC 电源管理工具节省能源。我们也继续加强优化建筑管理系统,在大量办公室安装 LED 照明系统来降低能耗。

我们还在研究能源购买决策对碳的影响。2017 年,我们 42% 的内部生产基地购买了经认证的可再生电力。此外,我们在伦敦市中心和萨里的办事处通过购买经认证的可再生天然气而实现碳中和。虽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减少每位用户购买的能源,但我们仍在继续减少温室气体对我们办公室的影响。

减少办公室影响

减少员工差旅

我们投资安装了先进的视频会议设备,以提高远程沟通效率,从而减少员工的差旅需要。到 2011 年,该网络已覆盖 30 多个国家/地区。

至 2011 年底,此网络已涵盖 54 个国家/地区。/p>


我们的观点

我们不断投资部署商用版 Skype,并安装先进的视频会议设备,以此减少员工差旅的碳足迹。

我们先进的视频会议设备 Video Presence 每个月用于支持联合利华全球办事处的 950 多次会议。我们已经在 90 个国家/地区安装了视频会议设备。这极大地减少了我们的差旅需求并降低了二氧化碳排放量。它为我们提供了明显的好处,例如节约了业务的成本和时间并减少了令员工疲惫不堪的差旅需要。

为了进一步减少我们的员工差旅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当员工使用我们的差旅预定系统预定航班时,系统中就会显示使用 Video Presence 的各种好处。这鼓励员工仅在有必要时出差。

Back to top

与我们一起

我们始终在寻找与我们拥有相同的可持续未来理念的人们。

联系我们

联系联合利华和专家团队,或者寻找遍布全球的联络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