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内容

Unilever 中国 更改位置


Woman filling a plastic bottle from an in-store refill machine that dispenses Surf and OMO products.

塑料污染需要全世界共同谋策 寻求解决方案

许多政府和组织正在努力应对塑料垃圾和污染;但问题依然存在且愈发严峻,目前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们认为全世界需要一项联合国条约来真正面对并解决这个问题。

"塑料本身是一种宝贵的材料。它对产品的安全、高效分销至关重要,而且它的碳足迹比许多替代品都要低。然而问题是,它在环境中不易降解。

事实上,据预测,到 2040 年,塑料污染危机将激增,原生塑料的产量将是现在的两倍,海洋中的塑料量将是现在的四倍。

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但完全禁止塑料并不是解决办法。而应该着眼于减少原生塑料的使用(首先尽可能少地制造),同时将已生产的所有塑料保持在循环使用中(将其作为一种资源而不是废弃物)。

我们在这两个方面都很努力,因为我们完全认同“我们应对自己所生产的塑料负责”这个说法。我们承诺到 2025 年,通过从我们的包装材料中减少超过 10 万吨的塑料等方式将原生塑料的使用量减少一半,并将我们所有的包装设计成完全可重复使用、可回收或可堆肥的。我们正在这些方面取得良好的进展。

Dove’s new concentrated body wash products with reusable aluminium bottles and small, recyclable refill bottles.

我们还签署了自愿行业协议,包括旨在从源头上消除塑料废物和污染的《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以及各种呼吁政府、非政府组织和企业共同参与进来以加快塑料的再利用和重新利用步伐的与塑料相关的协议。

这些协议正在发挥作用。根据《2021年全球承诺进展报告》,相关品牌和零售商已经连续第二年合力减少了原生塑料在包装中的消耗量。新的承诺将加速这一进展,预计到 2025年,原生塑料的绝对用量将比2018年下降近20%。。

但是,尽管事情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发展势头也正猛,但仅有这些承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走得更远、更快。

如果不改变各国使用、回收和减少塑料用量的现状,我们将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采取强硬的全球行动,以解决根源上的问题。而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措施将从自愿转为强制。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其他70多家企业一起,呼吁根据循环经济方法制定一项旨在全球范围内解决塑料污染问题的雄心勃勃、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联合国条约,这就如同《巴黎协定》让我们走上了解决气候危机的道路。

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目标和方法

塑料污染并没有国界,所以全世界需要一个协调一致并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的国际对策。塑料循环经济也将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同时带来积极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我们认为,该条约应使包括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在内的所有人应在根源问题和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共同方法上达成共识。对于企业和投资者来说,这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防止了他们制定出的目标和解决方案出现互不相干的情况,同时为大规模地实施塑料循环经济创造了适当的条件。

我们还认为,它必须具有法律约束力,并包括用于限制各国政府生产原生塑料的强制性目标,以推动问责制。确保每个国家都参与进来,并遵守承诺,将有助于投资者把目光转向那些最需要支持的地方的创新、基础设施和技能发展等领域。"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这样一个条约即将被制定和通过感到乐观,因为几乎三分之二的联合国会员国(130 个国家)以及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投资者团体也支持这一想法。人们也在要求采取行动。世界自然基金会呼吁制定该条约的请愿书迄今已被 200 多万人签署。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组织和民众的支持,以向所有政府施加压力,使其着手签署该条约。

Cif ecorefill pouring into bottle. The refills use 75% less plastic and, by diluting at home, 97% less water is transported.

针对到 2040 年将每年流入海洋的塑料量减少约 80% 这个要求,我们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正如皮尤慈善信托基金的《打破塑料浪潮》报告所指出的,阻碍我们解决塑料污染问题的不是缺乏技术,而是不完善的监管机制、商业模式和融资机制。